坤音佛系女孩

《娘里娘气》02

2.

“哥,这家公司是不是跟你有过节啊。”跟着卜凡一起来谈生意的周靖一脸不解,甚至有些气愤。

你说咱们是来谈生意的,又不是欠了钱,至于上到总经理下到保安弟弟都那么凶神恶煞么,还一杯水都不给人喝,有个屁的合作前景。

“以前认识,没想到这次碰上了,是我疏忽了。”卜凡低声说,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。

周靖是跟着卜凡一起从部队里出来的,脾气有些燥,当年在部队里没少吃亏,还好凡子很多地方替他兜着。

这周靖不是富贵人家出来的孩子,头一次遇到对自己这么好的人,死心眼儿要跟卜凡拜把子,卜凡也没发表什么意见,周靖也就叫他哥了。

这次看着他哥这么被人扫面子,心里实在是不爽,不过看着他凡哥一路上没什么不高兴的,想着也就算了,毕竟是凡哥同学。

“凡哥,那小保安也是你同学?”

半天没听到回答,周靖转头发现卜凡已经在后座上睡着了。

累的,这一年创业是真的累了,等这段时间过了,一定请凡哥出去玩儿,也享受享受有钱人的生活。

后座上,卜凡睁开眼,眼里的情绪收不住,过了好一会儿,才归于平静。

一个月后,卜凡的公司才算是一切运行稳定了。

当初跟小六子家的合作算是吹了,临时找了一家公司补上,效果还不错,卜凡这才准备休息休息。

“凡哥,咱们这个周末去度假村泡泡温泉呗。”

卜凡也有这个想法,于是二人便开车去了传说中A市最好的温泉村。

现在马上要立冬了,温泉村的人不多也不少,卜凡就想找个没人地方自己泡泡。

周靖没找陪玩的人,他知道卜凡不爱搞这些。找来了说不定还会挨揍,所以听到卜凡说要一个人先去,也就没说什么。

刚走出去,酒店的汤池里稀稀拉拉的都有三四个人,卜凡就左拐右拐,拐到了一片种了绿植又没什么人的好地方。

脱了浴袍下水,脑袋靠在石头上,没放松三分钟,就听到了一阵打闹声。

“我操你妈!想睡劳资?你他妈出去问问,小爷我姓甚名谁,敢惹我?!劳资把你打成皮皮虾!”

卜凡还没睁开眼,就听到框的一声。

“他妈的一个小明星,不懂规矩?劳资今天就教你做人!”

还没等房间里的人反应过来,门就被一脚踹开了。

卜凡连浴袍都没穿,一双打湿了的拖鞋,过来就给站着的人一脚。

用被单裹了床上的人,抱着就走。

开了自己的房间门,把怀里的人放在床上就出去了。

蔡徐坤这才反应过来,还没等他把身上的衣服扒干净,就听见了开门声。

卜凡那些一口袋东西,蔡徐坤一猜就是药。

刚刚被那孙子砸了一啤酒瓶子在肩膀上,现在疼得直抽抽。

“衣服穿上。”卜凡的口气不容反驳。

蔡徐坤翻了个白眼套了浴袍在外边。

卜凡把被子拿过来堆在蔡徐坤周围,才打开带子拿了一些药出来,对着蔡徐坤的肩膀又揉又捏。

蔡徐坤一开始疼得想骂人,后来有觉得挺舒服的,就没多说什么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等蔡徐坤再醒过来,就看见卜凡坐在另一张床上看静音的电视。

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。

蔡徐坤发现卜凡看的正是上个星期自己参加的综艺,明星猜猜猜。

上个月蔡徐坤突然打了鸡血似的又开始作了,说是自己要进娱乐圈当明星。

一脚踢开了小六子就回去抱姐姐大腿,要包装要资源。

蔡姐姐也是疼人,什么好的砸什么,快速包装快速出道,以至于一出来就上了两个综艺接了一部年度大戏的男一号。

网上除了一小部分是舔蔡徐坤的颜以外,大部分都骂他花瓶走后门靠金主。

更离谱的说蔡徐坤是导演小三,要上位的。

总之风评很差,不过这次的综艺蔡徐坤还是小小圈了一波粉。

花瓶就有花瓶的自觉,卖萌放电,蔡徐坤称第二没人敢第一。

“看电视干什么,真人在这儿呢。”

《娘里娘气》01

错别字大王
检查七八遍也看不出来的那种


娘里娘气

1.

蔡徐坤是个爱玩儿的纨绔子弟,不仅爱玩儿,还想玩儿出名堂。花着家里的钱,办着自己想办的事儿,做事确实三分热度,什么都掺合一手,到头什么都做不好。

蔡徐坤蔡少爷什么都好,就是那些边边角角的小毛病,在他这个人面前,都是年轻可爱的体现。唯有一点,认死理,一条筋。

他觉得什么好什么就是好,觉得什么不好,被夸到天上了,也不会看一眼。

这点最能体现在我们蔡少爷读书那几年,好死不死,喜欢上一个穷小子。

那小子是真的穷,就21世纪这美好年代,没见过这么穷的。

三年一套新衣服,都是在批发市场买来的。

你说蔡少爷看上他什么呢?一个字,帅!

我们小少爷就喜欢这种,好大威猛型的,第一眼看到这穷小子,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,第二天立马转到穷小子班上对他穷追猛打。

羡慕吧,这小子叫卜凡。

是挺不凡的,毕业那天晚上能跟着少爷打野炮的人能一般吗?

虽说少爷一直声称卜凡是半推半就的,但终归动的人还是他不是。

两人甜甜蜜蜜了半年,就被棒打鸳鸯,硬生生地被蔡家姐姐一个送到北边去读书,一个送到最南边儿去当了兵。

你说双方都没说分手,这到底算不算分手了呢。

蔡少爷存了大半年的钱,买到了自家司机的话,卜凡在哪个山沟沟里。

买了几万块钱的补品,少爷差点在机场跟人吵起来,什么东西都能不过,这给凡子的补药一定得过!

却不想一到这边,就看见了给卜凡嘘寒问暖的大姑娘。

蔡徐坤当场对卜凡大打出手,最后看着卜凡不想解释的脸越想越气,一口下去直咬脖子。

差点没咬着动脉大出血,还是留了一块疤。

少爷挥手咱们就此别过。

这事儿一晃就是五年。

蔡少爷已经过完了欢乐的大学生活,以前天生丽质的人,现在打扮打扮,能直接韩国出道了。

跟蔡徐坤一块儿长大的伴小六子,却是被青春痘女人心磨到不行,还好有自家生意红红火火来慰藉自己的心。

蔡徐坤不愿意毕了业就回家里,就出来在小六子这儿混个小职位玩儿玩儿。

前两天不知道抽了什么风,突然提出自己要去保安科当保安,可把小六子下得一哆嗦,我说兄弟,差不多得了,咱安安心心得过日子,别老跟自己过不去。

蔡徐坤偏不,不管小六子给没给保安科科长打招呼,第二天就收拾了东西踹开了保安科吧大门。

科长自然是知道这位不好惹的主,什么都没问就安排了上座。

“科长,这个值班表是怎么排的啊?”蔡徐坤喝了口茶,发现口感一般,又给放到了桌上。

“这……您排在星期四下午的。”

“嗯。”蔡徐坤点了点头,就拿着自己的东西坐办公室去了。

星期四下午,蔡徐坤坐在门口,老远就看见了两个陌生人,一哆嗦,大喊了一声:“站住!外来人员过来登记!”

保安帽遮住了蔡徐坤的视野,也遮住了蔡徐坤的脸。

“哪儿来的,名字,干什么去。”

“谈生意来的,卜凡,找总经理。”

跟情有关的  大概都很浪漫